『我听过最美的暗恋是不惊醒我所爱的,等他自己愿意,可我觉得最美的分手却是不惊扰我爱过的,等他自己前行』
这句话让我放下了这些日子一直压在心头的事情。
总觉得很实用 也说到心坎上了
假装这是一篇长微博🌚

这样就好了。🌙

(这样弄会不会和微信的一样呢哈哈哈哈[笑哈哈])
那些年爱过的 喜欢过的 就像匆匆的流水 留过一阵 又匆匆离开。留不住的就不是你的。

一直觉得人心就是这样 以前我害怕失去 朋友 家人和自己爱的人。

小学的时候 总觉得我对这个好 什么都和她说 好像全世界我只有这个好朋友的感觉 结果人家离开我的时候 我感觉我失去了整个世界。越发害怕失去。

直到高中我才明白 有些东西 有些人 不是你的 就不是 失...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我提的分手 我难过什么呢 我不是应该开心吗 我以后不用担心自己会对男朋友发脾气 不用害怕自己生病他要担心 不用每次因为他不开心就默默流泪自己一个人跑去静静。
是啊 又有谁会在我哭的一脸憔悴的时候专门跑过来陪我。
谁会大热天开个面包车专门过来我学车的地方教我学车。
谁会旷课陪我去医院看肠胃。
谁会躺在我身边却仍旧那么一本正经。
我却怪他情商不高 给不了我精神上的东西。
但我也怪自己不会好好沟通 可是就是这么好的人 我才得放开 我才得给人家机会去找适合他的人 是我自私 是我太物质。
我还不够好 我现在连自己都养不活 有什么资格去爱别人呢。
我带着父母的那一份活着 我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资格独活。...

以前我觉得性格合得来的人 就是适合做好朋友的。
知道今时今日 我才明白 人都是喜欢 有趣会玩的人。
而我就不是这种人。
我喜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却又不得不顾虑外界的人的感受去勉强自己走出去。
其实我不过是在勉强自己罢了。人如果多一点自在 少一点去维护那张安静沉着脾气好的皮囊 是不是就没那么累
太压抑自己的本性 才使自己心力交瘁
如果我任何人都不相信 是不是就不会受伤 是不是可以开心自在一些
然后就可以虚伪的跟着他们笑
我坚持的东西别人从来不会尊重 就因为我随和 我不会发脾气 你们就肆意浪费我的时间
你们明明知道我讨厌不按时吃饭 你们就是喜欢个性 喜欢想什么做什么 因为这样你们很自在
人可以虚伪的像很好一样笑...

和许久未见的老友小搓一顿 畅聊 真好 只是没想到你会知道我喜欢哪种类型的 我确实喜欢那种大大咧咧的 热情的人 身上能吸引我的人
前男友对我真的特别好 可是我却没法和他说一句什么 也无法喜欢他。明明知道他忘不了我 可是我没办法心软 没办法和他回到从前 只能失去一个朋友了。
宿舍参加的舍服设计大赛其实都是我一个人弄的 但是没有一个人对我说谢谢 没有人觉得我设计这些很辛苦
明明就是舍友a特别拖拉才导致今天早餐要打包去教室上课吃 还说我催她们才导致啥舍友b忘记带水杯 其实现在想想觉得没什么 早上为啥自己会那么生气 为啥错的人不知道自己不对还歪曲事实 强词夺理
觉得自己真是不可思议哈哈
做了两节课的电子政务都...

所以艺术家是伟大的 有时候又是无情的
我们会崇拜艺术家 但是却不敢爱上他 因为没有结果 他们的思想不能受束缚
就像对爱情一样 我也不敢想 害怕沉进去就出不来 或者丧失自我 失去理性 实在害怕这样的自己 所以我只想先做好自己

今天看了《月亮与六便士》感触很深 还没看完 先发表一点感想 怕看完就忘了这些想法
一开始看这本书 是因为看到推荐书目在推荐这本书 出于好奇还有书荒 就去借了这本书
开头真的不知道在写啥 就大概知道主人公好像是那种记录人生活的人。
目前我看了其中两个故事 不知道后面还有哪些人物要出现。
一开始是讲一个蛮喜欢勾搭那些作家的一个女人叫斯特里克兰德太太。 起初看到人家是那种生活平淡 但是很幸福 有一对长的好看的儿女和一个长相粗犷的在做证券的老公 斯特里克兰德 赚钱能力还可以 好像是这样 我觉得这本书读完了还得再读把前面不清楚的地方再读一次哈哈
没想到就不久后 斯特里克兰德竟要离婚并且离开英国伦敦(本来的居...

坚持画画🎨 不要放弃 坚持自己热爱喜爱的事情 不要因为别人说什么就去改变

Eduardbach:

我们也是养过兔子的人了

喜欢哈哈哈♥

以前高中的时候 估计是自己闲的发慌每天都能去关心小伙伴 到了大学之后你们不在我身边 一下子就忘了很多东西 想起大一还是大二的时候 因为舍友的一些问题 自己这种性格又不会去说人家 但是心里又很不舒服 委屈的想哭 下了课就和欣酱打电话 好怀念那种感觉 你们对我 一直都很重要 那个时候感动得想哭 觉得有你们在真好 今天早上咳嗽咳了一天 前两节课一下课就跑去行政楼 以为自己可以拿饭卡了 结果人家说今天不可以 差点想像个小孩子一样哭起来 什么都变得无力了。 太难受了。真的难受。喉咙痛的没有和前男友打招呼 他就坐在我的左边 一句话也没和我说 下课了听到他冷漠的说了一声拜拜 然后就走了 每个星期一都要这么尴...

 
© 然卷teen's | Powered by LOFTER